酒酿糖酥

赶个末班车 今年去杭州浪了一整天(生贺完全没写土下座) PRPRPRPR我叶根本停不下来 放点图


















叶修生日快乐呀 有幸遇到全职与你 提前占个位 今年的生贺还在蓄力中 先放个去年的章 




传单(喻叶)

CP为喻叶 请注意避雷

私设遍地走 BUG多如狗

OOC OOC OOC

仅以此文献给深爱的他与他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阖家团圆的日子了,在结束了半个赛季的辛苦征程之后,联盟选手们迎来了短暂的冬休期。

    今年的冬天冷的有些怕人,哪怕是在广州这种冬天气温常年在十几度徘徊地区,也难得结结实实地感受了一把来自冬天的爱意。行人走在路上都围起了围巾,生怕一个不小心冷风就从脖子里灌了进去,体会什么叫做透心凉,心飞扬。倒是叶修一副习以为常的的样子,倒也是,出门也不见他多穿件衣服。毕竟比起广州,杭州的冬天的魔法攻击等级可是高了不止一点半点。可惜呢,今年的广州还是没有下雪呢,叶修看着车窗外的天空不禁想到。

    车里的暖风开的很足,窝在座位上的叶修整个人都变得懒散了起来。望着前面缓慢挪动的车流,叶修不自觉地舔了舔嘴角,略微起皮的嘴唇因为这个动作沾上了些水色。喻文州从后视镜中看到这个动作不由得勾起了嘴角,这个人怕是馋烟馋得紧了,便出声:“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就能到了,你再等等,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不了,等会儿就吃晚饭了,得留着肚子吃正餐呢。”叶修答道,“等下估计又要吃撑了,妈每次都做那么多菜,吃不掉又浪费。”

    他们正驱车赶往喻父喻母的家,正是年关,少不了去置办点年货。喻文州与叶修也不例外,这不刚从年货交易市场扫荡回来,好不容易把清单上的东西都搬上了车。结果又碰上下班的小高峰,不得堵上一会儿。

    “对了,叶秋前阵子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跟他说初三吧,他说好,家里会收拾好的,让我早点回去,说是妈又念叨着我过年怎么不回家,催的紧。”

    喻文州笑笑应了声,心里又盘算着这次回去该带什么去孝敬长辈,顺便讨好小舅子。

    每次喻文州的生日差不多在春节前后,在一起之后大部分时间他们两都是在广州过完生日之后,再飞到北京,好在叶修的家人并不太在意。今年也是如此,不过今年他生日过的早可以让叶修在家多呆几天。

    “叶修,明年过年我们去你家吧。”喻文州如是说道。“今年还没开始呢,你这儿就开始做明年的安排啦,你这儿算盘可打得够响的啊,文州”,叶修回道:“不过也行吧,看情况呗。”

    说着,车就开到了地方,两人双手拎满了东西上楼,正愁怎么开门呢,门就开了。喻父喻母早就等着了,赶忙把东西拎进家门安置好,就准备吃饭了。

    饭桌上放了一张传单还有几盘自家做的传统点心:煎堆、蛋散、萝卜糕、油角都放在桌上。喻文州捻起一只蛋散塞进了叶修嘴里,又拿了一块煎堆给自己。喻母见了便说:“都多大人了,快去洗手,开饭了。”喻文州应了,推着叶修一起去洗手。

    洗完手出来,饭桌上已经摆上了一桌菜,喻母还炖了汤,正拿汤勺盛汤。喻文州见状,走过去先给喻母和叶修拉开了椅子,再帮忙把汤分了才坐下。席间,四人相谈甚欢,喻父与喻文州小酌了两杯,喻母问起了两人近况。他们一一回答,还讲了几件发生在训练时的趣事逗得父母笑声连连。叶修夹了块鸡腿肉给喻文州,文州顺手给他夹了块鲈鱼:“对了,妈咪,岩先葛果张传单系点回事啊。”喻母答到:“今日出街买送岩好撞到你表弟系到做社会实践,同你果时一样系到发传单就顺手拎翻来了。”听到回答,喻文州若有所思,顺带问了问表弟最近的学习情况。

    饭后,喻文州去厨房想帮着搭把手,结果被喻母赶出来了。喻父坐在沙发上安定地捧着茶杯看着电视,见到他出来:“找小修的话,他在阳台。”“恩,爸,等会儿陪你一起看电视。”

打开阳台门,正好一阵冷风吹来,喻文州打了个寒颤,瞧见叶修倚在栏杆上吞云吐雾,烟雾遮掩了他的面容,却从骨子里透出来了那股闲适懒散劲,简直就是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的模范样本。

    “你不是去给妈帮忙了么?”叶修瞧了他一眼。

    “没呢,妈嫌我在里面碍手碍脚就把我赶出来了。”

    “哟,文州,看不出来你还有被人嫌弃碍手碍脚的时候呀~”

    “我有没有碍手碍脚,你可比我清楚多了啊,叶修。”喻文州低头往叶修身下瞧了瞧,叶修一笑也不接话,又吸了一口烟,火星离他的手指又近了几分。

    “对了,刚在吃饭的时候你跟妈说了什么啊?”叶修虽然与喻文州在一起许久,但通常两人交流还是通过普通话,偶尔兴致上来了才会讲几句方言,因此叶修的粤语水平也仅于听过一些简单的词汇,对餐桌上的对话也是一知半解。

    “刚在桌上看到一张传单就问问妈是怎么回事,说是今天去街上买菜碰到我表弟在那里发传单跟我那时一样就顺手拿回来了。”

    “恩?怎么,你还发过传单?”“对啊,看不出来?”

    “没想到啊,文州,为了挣零花钱?”“哪能啊,那不是为了社会实践嘛。”

    “社会实践啊……有碰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么?讲来听听。”“冇啊,发传单还能有什么好玩的,不就那样嘛。……哦,对了,非要讲的话,那天还真碰到一个奇怪的人。”

    “奇怪的人?”“恩”,冷风吹来把酒醉的灼热带走,留下了更为清晰的记忆。

 

 

    那是发生在高一寒假的事情了,那年也跟现在一样的冷,准确来说比现在冷多了。毕竟那年突如其来的寒潮还带来了一场世纪大雪,大概会是有生之年在广州看到的唯一一场雪。

    恰逢期末考试结束有几天休假可以进行调整,但还没有进行散学式真正进入寒假生活。老师们早已布置好了寒假作业,当然也不会缺少社会实践。喻文州盘算着先把作业都做了,等正式放假了痛痛快快地打游戏,早早地就找了自家社区居委会报名。然而居委会表示要年后才会有活,考虑到不能愉快地玩电脑的因素,喻文州毅然找到了附近的志愿者驿站,报名了义工项目。

    那天最低温度是零下,临出门喻妈妈还嘱咐他带上伞,说是天气预报要下雪注意保暖。下雪?广州?这两个词的距离就好比小李和小金人、汪峰和头条,压根就没放在心上的喻文州什么都没带就出发了。

    他被派发到的任务是去发传单,关键是上面印刷的内容居然是:您需要调解婆媳关系吗?您还在为邻里关系感到心烦吗?只要拨打XXXXXXXXXXX就会有专人帮您上门服务!这真的不是居委会把自己的任务交给了义工站么,看到传单内容的喻文州在内心吐槽了一发,不过社会实践还是要做的。

    他抱起厚厚一摞传单走出了驿站,找了个人流量比较大的路口就开始了自己的工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手中的传单终于剩下薄薄的几张,想着终于能结束了的他,突然感觉脖子凉凉的,那并不是被风吹过的感觉,还有眼前飘过的些细小白色的颗粒。这是……雪?难道世界末日要来了?后知后觉的喻文州不由得抬头看着天空落下了神奇的雪粒,可他的手还下意识保持着分发传单的动作。

    “哎哟”,他突然被撞了个趔趄,手中的传单也散落了一地。“哎哟,真是对不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哈。”撞他的那个人倒是很主动地帮忙把散落在地上的传单都收集起来递给喻文州。捏着传单的手倒是好看的紧,修长、骨节分明,只是不免透露着一股被冻到惨兮兮的白。

    喻文州接过传单抬头看到手的主人不由地一愣,这手的主人跟想象的差的有些远啊。一身黑色的棉服,皱巴巴的像咸菜一样挂在身上,过长的头发时不时地戳到眼睛,于是被他随意地撸到了一边,露出一双深褐色的眼睛,还是布满了血丝的。眼睛下面还挂着硕大的两个黑眼圈,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熬夜那般。

    这人是哪儿的社会闲散人员吧,这都年关了,怎么还没回家啊,不对,人家兴许是为了理想离家出走呢,不方便回家呢。这儿喻文州还愣着神呢,跟男子一伙儿的人倒是等不及了,“老叶,你好没好啊,赶紧走着,回去上荣耀开房去,看我不虐翻你。”

    “就你?老魏,再回去修炼个几年吧,你。刚刚也不知道是输的那么凄惨呢。”放着垃圾话的男子的眼神却亮了起来,不再是懒散,甚至透着一股锐意。“刚才对不住啦,想着事情呢,就撞上你了。”

    “在想荣耀?有那么好玩么?”喻文州早就听闻过这个游戏,“当然了,那可是荣耀呢!”男子转身跟他摆摆手向同伴们走去,喻文州却记住了他说起荣耀的时候微微勾起的嘴角和闪亮的眼睛,真的有那么好玩么?他暗自想着,回去试试好了。

    当然顶着一头雪的喻.移动雪人.文州回到家后害了重感冒还被妈妈念了好几天,以及他是如何踏上荣耀之路的种种又是别的事故了。

 

    叶修听完他讲的事情,也悠悠地开了口:“听你这么说,我也想起一些事儿……”

 

 

    那是荣耀职业联赛的第一个年头,由于赛制还不完善,打完赛程之后,他们拥有大把的时间泡在网游里。那时候还没有办法完全以打职业联赛为生,于是他们接受各地的邀请去打表演赛或者是一些并不是那么正规的比赛。

    快过年的时候,老魏在QQ上找他,说是认识的网吧老板想邀请嘉世和蓝雨打一场表演赛,以此来增加网吧的人流量。叶秋本来是想拒绝的,毕竟要过年了大家都要回家和家里人团聚。后来架不住魏琛软磨硬泡、再三保证能赶上回家过年和丰厚的薪金,和队里的人商量了一下就连夜奔赴了广州。

    在早上打完了表演赛后,好不容易从热情的玩家们手里逃脱的叶秋和老魏约着回蓝雨再战三百回合。结果走到半路,竟然看到飘雪了。叶秋当然对此当然毫无反应,毕竟是土生土长的北方汉子哪像没见过雪的南方人啊。魏琛他们吃惊的简直能吞下一个鼠标,叶秋见他们啧啧称奇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被嘲笑的魏琛一行严重不服气发动了嘴炮攻击,接着就变成了垃圾话大战。

    边喷垃圾话边思索着银武的升级方案结果一个不留神就撞上了路边一小年轻,把人传单给撞掉了,叶秋帮忙捡起来之后交还给对方的时候,对方明显愣住了,他再看了看传单上的内容,自认为也没有哪条是符合的。难道是被撞懵了,“刚才对不住啦,想着事情呢,就撞上你了”,叶秋还是先开了口,那个清秀的学生接过传单却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在想荣耀?有那么好玩么?”

    荣耀好不好玩,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当然了,那可是荣耀呢!”被老魏催的紧的叶秋转身走了。回到蓝雨的叶秋他们大战几百回合,以老魏的失败告终,毕竟术士单挑太吃亏,差点就挂在却邪上当风干腊肉。当然,对此魏琛是拒不承认的,“天气那么冷,手都冻僵了,等我暖会儿手再说!”结果蓝雨其他的几个人都跑去看雪还打起了雪仗,魏琛熬了半天也坐不住了,“干,打什么荣耀啊,打雪仗去!”

 

 

    “所以那个人是你?”喻文州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大概吧,那么久远的事情,谁知道呢。”叶修随口说,“那么多发传单的人呢,撞到谁都不奇怪啊。”

    “那倒也是,不过也得谢谢那个人,要不是他我还不一定会来打荣耀。”    “嗯,不过要那人真是我的话,你对我的第一印象也太差了点吧。”叶修嘟囔道。

    “哪能啊,我只是客观陈述而已,我像是那种胡说八道的人么?恩?换你你也肯定这反映。”“也对。”叶修点点头。

    喻文州上前一把搂住叶修,把头抵在他的胸前,听到叶修平缓而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两下…倏忽,他抬起头轻轻叼住了叶修的上嘴唇,吮吸了起来。叶修不满足于此,张开嘴用牙啃了喻文州的嘴唇,顺带用舌尖描绘了牙印一圈,似乎对这个盖章十分满意。喻文州看到叶修这么主动,哪能善罢甘休,顺势就纠缠住还在外面的软舌拖到自家领地好好品尝了一番。情人间的吻哪是那么容易结束的,两人缠绵许久见情欲有些上头,才气喘吁吁地分开。

    “走了,该进去了,爸妈还等着呢。”喻文州拉开门,“恩”,回头看见叶修眼神明亮,向他走来,背后是万家灯火。

(小剧场:喻总抓着叶修的手指,抵在自己的心窝。“叶修,何其有幸能够遇见荣耀与你。那么你愿意与我共度喻生么?”
叶修一脸无奈地看着被叼在鱼嘴里的手指,心里想着: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烦人的🐠喔,算了,看在你生日的份上答应你好了。于是答到:“我愿意与你分享每一个鱼生,包括清蒸鱼、红烧鱼、糖醋鱼、煎鱼、炸鱼、甚至是咸鱼。还有每一块白斩鸡,那么现在你能放过我的手指了么?文州大大。”
喻文州刷一下变成了人,抱起叶修扔到床上,“这可是你说的,愿意跟我分享每一块白斩鸡,那我就先来尝尝味道好了。”
我才不是你的白斩鸡,喻文州,你这条咸湿🐠,唔,等我下床就要把你炖成汤吃掉!然而等叶.白斩鸡.修结束这场运动之后,他连一条胳膊都抬不起来了,更别提做鱼汤啦╮( ̄▽ ̄)╭ )

文州,Cher,joyeux anniversaire, et, Je t'aime pour toujours.

文中的粤语感谢亲爱的心友 @小透明洛 (❤~)

梗也是和她聊天时想到的

文笔不好,感谢能看到这儿的你ovo

私设多如狗,BUG遍地走

OOC OOC OOC

仅以此文献给我深爱的他和他


    “咔哒啦”,随着手指扭动钥匙的声音,红棕色的防盗门被打开。一只白净细长的手在墙壁上摸索了几下,啪嗒,找到了开关,打开了玄关的灯。滴答滴答,悬挂在大厅里面的时钟还在走动,此时时针已经指向十点方向。

    呼,喻文州长吁了一口气,用手随意地扯开了紧系的宝蓝色领带,还顺带解开了最上方白色衬衫的扣子。双手不紧不缓依次解开了深蓝色西装的外套并取下一旁的晾衣架挂了上去。喻文州扯扯袖口,用一种轻柔的力度拂过西装外套的表面让它更加熨帖,以不至于第二天看到它皱起。他用一只脚踩另一只脚的方式把锃亮的皮鞋脱下,踩进了绵软的家居拖鞋,随即弯下腰,轻轻地把那双皮鞋放进了鞋柜。这时候喻文州才真正感觉到到家了,那种安心的氛围包围了他。他不自觉得松了板了一整个晚上的肩膀,微微耸了肩,这个时候看起来他也没有那么严谨,紧系的白衬衫也不再那么死板而多了些许轻松的感觉。

    二月时节还算隆冬,夜一深,外面就冷得厉害,总有一种骨头都要被冻伤的错觉。客厅里正开着暖空调,哄哄作响的机器,驱赶了从外面带来的森森寒意,让他觉得好受了不少。恩?怎么回事,地上多出了一双本应该在鞋柜里面的鞋子。叶修…他今天出去过了?这个疑问在喻文州心头盘旋。叶修并不是什么勤快的人,如果不是必要他绝不会出门,简直就是宅死在家里的典型代表。

    喻文州踩着拖鞋绕过巨型的养殖海鱼的器皿,向大厅走去。“小葵花课堂麻麻开课啦……”广告光怪陆离视觉效果打在叶修苍白的脸上,煞是好看。喻文州走到沙发前,蹲下,轻轻地摇了摇叶修“叶修,醒醒,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唔,文州,你回来了啊”叶修睁开眼,缓了一下,醒过神来,“哟,怎么那么晚才回来啊,都十一点多了,你公司那帮可真够狠的,今天都不放过你。”

    “少天他们也是好心,说今天非得给我庆祝一下,我又拗不过他们,还不如大家都开心一下。”“哼,说的真有理啊,啧啧,这味道……得喝了不少酒吧?”明明是疑问句,喻文州却听出了点肯定的味道,摇摇头有点无奈的笑道,“少天他们年轻喜欢闹,我已经尽量少喝了。对了,叶修,你今天出门了?”

    “恩,家里有不少东西没了,就抽空出了趟门去超市买了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顺便带回来就好。”“等你回来都那么大半夜超市早就关门啦,还是靠我自己来的好。文州,你去桌上那坐着,等我一下。”

     说完叶修径直朝厨房走了过去,喻文州不清楚叶修想做什么,不过他那么说了就去坐着等吧,总会知道的。喻文州拿起桌子上的玻璃杯,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就捧着坐下了,还在想着叶修今天搞什么花样呢。

    另一边的叶修,一改往日的懒散,眼神中充满了神采,仿佛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跟打荣耀一般引起他的兴趣。叶修拿下挂在墙壁上的围裙套了上去,但并未系上,任它挂在脖子上。他从冰箱里面拿出一颗鸡蛋,一个袋子和一小把葱。叶修打开水龙头,水流哗哗地冲洗过翠绿的葱,指尖仔细地拨开根部让所有的泥沙都无处遁形。然后抓住葱的根部甩了几下,把多余的水分甩掉。

    叶修放下菜板,把葱放在上面,拿起刀,手背与刀柄呈现漂亮的弧度,噔噔噔噔噔,小幅度地挥动手腕,稳健且快速的把葱切成了葱花。不一会儿就切完了,用手拢住葱花,放到了小碗里面。

    叶修打开油烟机,拿出两个锅,一个平底锅,另一个则是汤锅。在汤锅中倒入开水和盐,随后把两个锅都点上火。之后打开了那个袋子,用手捞出了里面的面条,取了一小部分放入了有水的锅中。把平底锅的火转成小火,倒上较多的油。在等面条开锅的同时拿出了一个碗,在里面放上水、盐、酱油和鸡精。拿小碗接一些凉水点一下面条,等第二次开锅就拿出捞勺把面条都捞出来放入碗中。用手撒上葱花,均匀地铺散在面条表面。这个时候平底锅的油也好了,油面飘起缕缕白烟。叶修拿起平底锅把里面的油哗一下就洒在了葱花上面,嗤嗤,嗤嗤,滚烫的油接触到葱花,散发出阵阵香味。叶修并未将所有的油都撒到葱花上面,留下些许底油,转而开到大火,拿起鸡蛋,轻易地将鸡蛋在锅沿磕开,打入锅中。透明的蛋白迅速凝固转换为乳白色的固体,随着油温升高噗噗起伏。等一面煎的差不多了,叶修拿起木铲把鸡蛋翻了个面,调中火,用铲子把蛋黄那部分压一会儿。没一会儿鸡蛋就好了,叶修用木铲把鸡蛋盖在面上。因为有油浮在上面,面条的热气只能透过缝隙偷跑出来,但是葱花与鸡蛋的香气却是无法掩盖的。

    叶修满意的看着眼前的面条,拿起汤匙与筷子放在碗上,端起碗走向了餐桌。喻文州噙着笑,眼神温柔地看着叶修捧着碗向他走来。望见碗里的面条,喻文州颇感意外,要知道叶修可是个懒人,平日他不在家时的三餐很有可能就只是吃吃泡面渡日。

    刚煮好的面条还是很烫手的,叶修把碗放下之后,看了看泛红的指尖,果断选择了捏住了喻文州的耳垂,唔,凉凉的,果然很舒服呢。喻文州有些好笑的看着叶修,放下手中的水杯,手指附上了叶修的手背,在不经意间钻入了空隙。十指相扣,把叶修的手拉下来。“呼,呼,吹吹就不烫啦~”喻文州对着叶修的指尖吹气,“哟,文州大大,心有点脏啊,就这么吃我豆腐啊!”,叶修调笑到,“有么,我像是那种人么,明明是前辈先调戏我的啊”,喻文州看着叶修的眼睛盈满笑意地说道。

    难得的是叶修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跟他讨论下去,而是换了个方式。

    叶修望着喻文州的眼睛:“好了赶紧吃面吧,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说着挑起一筷子面,吹吹就往喻文州嘴边递。喻文州配合着张开了嘴,咬住面条,就着筷子吃了起来。热乎乎的面条,和着葱花的香气,整个人都舒展了开来。“喏,你自己来。”“恩,好!”说完就从叶修的手中接过了筷子,挑起一大筷子面条吃了起来。叶修拉开一旁的椅子坐下,托着下巴看着他。

    “文州……”“恩?”

    “文州,生日快乐!”叶修就这样看着喻文州,“恩”,正好吃完面条,喝下一口汤汁的喻文州抬起了头,看到了叶修看他缱绻温柔的眼神,勾了勾嘴角。在叶修看来,被汤汁油润过的嘴唇简直性感的无可救药。于是他凑上身去舔了舔喻文州的嘴角,“果然很好吃”。

    “叶修大大煮的生日面能不好吃么?”“要再来深入品尝一下味道么,叶修?”说着喻文州倾上身,用一只手撑住身子,另一只手则是扣住了叶修的头,“偷吃可不是什么好行为啊,前辈…”。喻文州伸出舌头,灵巧地绕着叶修的唇周舔了一圈,在嘴角处亲吻了一下。灵活的舌头打开叶修的口腔,没有性急的长驱直入,用舌头和上齿吮吸着叶修的上唇,不停咬噬迫使它变形,偶尔还坏心眼地用舌尖在一点来回摩擦,造成丝丝痒意。叶修并不满足,马上就模仿着还以颜色,用舌尖勾引着喻文州进入,却不与纠缠。喻文州追不到叶修的舌头,马上就换了战术,用舌尖快速晃动的方式游走在上颚的敏感地带,还时不时地舔舐牙周。叶修被痒意恼的不行,舌头下意识就追着喻文州的舌头跑,喻文州见战术起到作用,里面放弃点火,果断转火,揪住叶修的舌尖死命纠缠,贴身快打。叶修见被缠住,想办法脱身,却在一点一点挣扎中被彻底掳获,最终变成蜜意满满的长吻。一吻终了,喻文州舍不得放开叶修,就抱着叶修,一下一下的啄吻。腻了许久都没能放手,两人对望,在彼此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存在,凝视他的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山川河流,余晖落日,满天星光,都在此闪过,却不如一秒的凝视。噗嗤,不知是谁先笑了出来,好一会儿才收住。

    “好啦,赶紧去洗洗睡吧,都那么晚了。你不困我还困呢,快去。”叶修推着喻文州进了卫生间,自己则去收拾了餐桌。等他收拾完一切走进卧室的时候喻文州早就坐在床上等着他了。

    “去,过去点,我都没地方睡了。”叶修小声嘟囔着。“谁说没地方睡了。”喻文州拍拍自己的腿,“来!”喻文州一把拉过叶修,把他圈到了自己怀里,“这不就有了么。”

    “你这是耍……唔…”剩下的言语都被吞没在炽热的双唇之中。夜才刚刚揭开它的序幕呢。




亲爱的文州,16岁生日快乐。这时候的你应该还没有正式踏入荣耀,或许你还在为学业烦心,或许你还在为追不到喜欢的女生苦恼。但未来的某天你将拥有一个为之奋斗的目标,它的名字叫荣耀。

期待与你下一次的相逢ovo

叶修 生日快乐!18岁成人快乐!最有幸 冥冥中与你相逢 (出自《荣耀为名》)你的荣耀之路才刚刚启程 有幸见证你的荣耀征程  Je te souhaite tout va bien! 章图出自BACK UP太太 黑白画本《弈》 刻章权限开放